2012年汇市或有大斩获

发布: 2020-08-09分类: 识别项目

2011年是外汇(FX)市场愁云惨淡的一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时而黑云压阵,时而曙光尽现,政治角力的不确定性给市场带来了频繁剧烈的波动。除了趋势扑朔迷离难以把握之外,投资者还要面对市场最大庄家--中央银行的强势介入。损失惨重的就是看空欧元的投机者,因为在欧洲央行和IMF的强势干预下欧元并没有因主权债务危机而发生预料中的大幅度贬值。

在FX市场上,最流行的投资方式有三种:套息交易(Carry Trade)即借入低息货币以投资高息货币;趋势投资即根据短期的货币价值移动趋势来对货币进行买入或抛售;价值投资即根据货币长期基本面的价值来决定货币的空头或多头策略。

这三种投资方式在去年的战绩都乏善可陈。Carry Trade在汇率波动性小的情况下盈利性较强,可是去年关于欧元主权债务危机的政治头条对欧元或是利多或是利空,跌宕起伏腾挪多变,让作Carry Trade的操盘手无所适从。

趋势投资的操盘手往往冷不丁的受到中央银行的狙击,比如去年很多人用瑞士法郎做空欧元,瑞士法郎大升值,结果引来瑞士银行于去年9月出手将本币汇率钉死欧元,招致许多看多瑞士法郎的人挥泪斩仓。趋势投资的操盘手还得和欧洲的政客们玩捉迷藏游戏,欧猪五国执行紧缩财政的情况,主权债务救援计划中的多方博弈等等一有风吹草动,市场就会在追求风险和安全之间摇摆不定,市场情绪乐观时会追逐美元之外的高风险货币,市场情绪恐慌时一切货币都有可能被抛售;中央银行和欧洲政治等非市场因素主导了市场,增添了市场的不确定性和波动性,这一切都严重打击了趋势投资的盈利能力。

市场在追求风险和安全之间的剧烈摇摆也使得价值投资无利可图,因为市场过度依赖于中央银行和欧洲政治的摆动发出买入或卖出的信号,而忽视了利率和当地经济强弱等基本面的因素。比如新兴市场的货币在去年8,9月在市场的恐惧当中被抛售,尽管从长期基本面来看他们将升值。

展望2012年的FX市场,有几个重要的趋势需要注意,或有大斩获的机遇出现: 

看美元,美国的经济数据(失业率等等)显示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在不断改善,这会吸引更多投资者购买美国的资产,对美元价格形成支持。去年美元作为避险货币,在全球经济形势恶化时受到了买盘的支撑。如果今年全球经济特别是欧洲状况得到改善,资金可能会从美元资产中抽离,在全球其他地方寻求投资机会,这就会对美元价格形成卖盘压力。所以美元的多头战略将以美国的经济复苏和欧元危机的趋势为依托。由于新兴国家的货币或多或少都以美元为锚,美元多头战略的基本面因素也会推动新兴市场货币价格的演变。

另外一个有趣的变化就是欧美量化宽松的博弈。欧洲央行最近的一轮LTRO超过一万亿美圆规模,但是美国的QE3却迟迟不来。我在《美国经济复苏的汽车要撞上通胀之墙》一文中说:“在QE2前后的一段时间内美联储大讲美国最值得担忧的是通货紧缩,通货膨胀的威胁不值一提。从Economic Cycle Research Institute的长期数据来看,之前美联储低估了的通货膨胀将成为遏制美国经济和市场的一个主要力量。”最近美联储公布的公开市场委员会记录,证实了我的判断,QE3将会被无限期推迟。伯南克很想放手一搏,只是时机未到,或者说赌注太大:QE3一旦推出,奥巴马的胜率会由于石油通胀而被压缩,而且石油通胀也会压缩五角大楼遏制伊朗的空间,伊朗的石油杠杆会更大;目前的产能和需求是否有足够的空间消化持久的石油通胀?这些都是绑住美联储手脚的问题。极有可能美联储在大选之年的2012都不会推出QE3。所以在2012年,量化宽松方面的表现欧洲央行可能比美联储更为激进,大量便宜的欧元流动性被释放出来,这将帮助欧元超越美元成为FX市场的首选融资货币。比如从欧洲拿到便宜的欧元之后就投资高息的新兴国家货币进行套利(Carry Trade)。

另外瑞士央行把瑞士法郎盯死欧元也使得瑞士法郎成为作Carry Trade的优质货币。比如我们可以瑞士法郎作代理看空欧元,在新兴国家货币上建立多头,在瑞士法郎上做空头。

但问题是如果多空头寸过度的集中在某些货币上可能会引起央行的干预,从而带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危险。比如去年9月份之前,瑞士法郎的多头形成了群集效应,迫使瑞士央行出手干预,瑞士法郎应声下跌。所以对央行的底线要揣摩好。

看空欧元的策略也得小心使用,不能低估欧洲央行的火力。

总体说来,FX市场在2012年尽管有新的机遇出现,但是欧洲政治博弈和全球各国央行的火力依然是可以扭转市场的强势因素,必须揣摩好央行的底线,不过欧洲政治博弈可能不好把握,需要看水晶球。

水晶球的提法纯属比喻,没有谁对水晶球的结果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