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术事件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
  •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发布: 2020-06-05分类: 学术事件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1970 年代,人们在公馆新店溪旁的小山丘上,自力盖起了房舍,在经济物质匮乏的时代,打造一座满足衣食生活的聚落「宝藏巖」,形成纯粹、原始与充满生命力的景緻。2019 宝藏巖光节以「野景」为题,展示 14 件艺术作品,诉说野生与文明的共存、居民对生活的期盼。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野景代表宝藏巖的精神,居民自力营造,在刻苦的环境努力生存下来。」台北国际艺术村总监李晓雯表示,在宝藏巖发生的事情都是有机、不规则、在框架之外的,艺术村的运作过程也是努力朝这个方向前进,让艺术家自由地发展、居民对未来有所想像与展望。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宝藏巖光节策展人李依桦感性说道,人类不断从野生原始的状态,朝向现代文明进步的道路迈进,这个过程其实是野蛮的。宝藏巖原始野生的风景,因为象徵文明的城市建设与价值观,让它遭遇了强拆与抗争。

「在通往文明的道路上,经历野生与文明的矛盾,所到达的现代社会、当代生活,大家期待的光景是如何?」李依桦指出,艺术家透过此次光节作品,不只是表达反思与批判,更希望传达人们究竟希望生活环境、看见的风景是什幺模样。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走入巨蛋内 自由装饰眼前风景

生活最美好的部分,就是亲手创造自己的家、眼前的风景。日本艺术家矶崎道佳(Isozaki Michiyoshi)以透明的塑胶膜搭建一座圆顶巨蛋,并準备桌椅、工具与彩色玻璃纸,人们不仅可以自由进出,也能根据自己的感受,将喜欢的元素拼贴、装饰在塑胶膜上,同时望见外面的景象。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对矶崎道佳来说,《巨蛋计画》希望能传达尊重、包容与多元的社会价值,这座巨蛋内承载许多人的观点,他们用双手装饰自己眼前所见的风景,以全新的角度去观看日常生活。他认为,新的观点能让人积极的生活,更是向前的一股力量,也希望大家在走出这个巨蛋后,能看到或感受到至今没见过的风景。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经历自然天灾后,矶崎道佳对这件作品有了更深一层的诠释。他提及,日本在多年前就知道东北地区的自然环境,可能不适合人类居住,但为了发展工业与经济活动,人们还是在那里定居下来,直到 311 地震发生后,引发海啸,证实东北地区不适合开发与居住,这提醒他,人们可以决定想要什幺样的景色,但也得为居住环境、眼前的风景负责任。

水塔改造为个人卡拉OK 唱属于自己的歌

当社会从野生原始的状态,朝现代文明的方向前进,不仅日常生活与沟通方式有所转变,人与人之间的关係也逐渐疏离。艺术家李承亮透过音响材料与複合媒材,将不鏽钢水塔改造为舞台广播系统,参观者可以连结手机蓝芽来播放自己喜欢的音乐,也可以拿起麦克风唱歌给大家听,创造自己的小小世界。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万年站》的创作灵感来自李承亮的生活经验,当他游走在路上,发现台湾有很多房子上面都有水塔,解决住户们的用水需求,就好像太空站登陆在屋顶上与城市里。因此,他从现代生活的疏离状态拓展了一个幻想场景,打造漫游在太空与日常生活的装置。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

策展人李依桦表示,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的生活与沟通方式,大概每 10 年就会有个改变,通常是伴随着新的科技出现。人与人的关係逐渐疏离,就好像自己是外太空的「单人星系」,《万年站》也就像一个单人卡拉 OK,是件蛮孤单陌生的作品。

2019宝藏巖光节 在原始「野景」诉说未来生活盼望2019 宝藏巖光节「野景」展期:2019 年 3 月 30 日(六)至 5 月 5 日(日)时间:週二至週日 11:00 A.M. – 10:00 P.M.地点:台北市汀州路三段 230 巷 14 弄 2 号(捷运公馆站一号出口)